欢迎访问九三学社湖北省委员会
设为首页   |  收藏本站
关注
 
 
关注
 
当前位置:首页 - 关注
郑晓边:要防止“双一流”使“富者更富,穷者更穷”
发布时间:2018-02-01 08:59:31 浏览次数:

高校创一流之我见

 

郑晓边

 

 

四十年前的1978年,我考进武汉医学院(同济医学院),自此在高校生活了40年,到今年的2018年,这四十年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。

    

前日看到几个数据,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

40年前,中国经济总量在全球占1.8%,今天经济总量已占到全球的14.8%。

    

40年前,中国人均GDP只有384美元,今年的人均GDP达到9280美元。

    

40年前,中国最高楼没超过200米,今天全世界最高的10幢大楼中有8幢是中国的。

    

40年前,中国汽车年产销量10万辆,今天产销量2940万辆……

    

改革开放的巨大红利不仅体现在国家经济层面,也反映在人民的笑容里。有媒体人说,中国经济改革的四个动力得益于制度创新、容忍非均衡、巨国效应、技术破壁,要向农民工、企业家、地方干部和创业者致敬(吴晓波,致敬四十年,21世纪经济报道2017.12.31)。

 

我的看法是,也要向高校的思想者致敬。我的40年高校生活见证了以上的变化,40年的职业生涯发展体会最深的是读书能够改变人的命运。

 

20世纪50年代出生在大武汉的人成长到1978年已经很不容易,我们经过了三年灾害的洗礼和文化革命的十年动乱,想读书的时候遇到下放,想生子的时候遇到计划生育,想上班的时候遇到下岗……1978年的全国高校统考,使一批百里挑一的幸运儿摆脱了无知和愚昧,回归学术殿堂,汲取知识营养,弥补人才断层,给国家40年的发展带来希望。

 

我从一位城市少年,到下乡成为知识青年,再被招工回城成为一名普通工人和干部……生活中最大的遗憾在于深感知识匮乏,想读书而没有资格与机会。1978年开始的医学专业化学习使我得到脱胎换骨的改变。

 

医学书都很枯燥,但我获得了快乐,不仅了解到自己的机体,也逐步认识到“救死扶伤”、“同舟共济”的医学精神。我们这一代人先期是为求知而读,再为研究人与环境的关系而读,为自我完善而读,为提壶济世而读。40年间从普通医学生成长为心理学教授……这条道路究竟包涵着多少艰险和痛苦?

    

5年前,笔者根据美国八所高校访问观感撰文,谈及世界一流大学之魂(郑晓边:世界名校之门,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.12.5):大学的精神支柱稳固,每个学校都有自己朴实的校训;大学的教育宗旨明确,为学生服务,为国家和世界服务;大学的学术氛围宽松,师生互动,课堂内外气氛活跃;大学的教学过程强调科学与创新精神,鼓励学生独创和实现梦想;大学的校园开放,没有围墙,与社区和实业紧密结合;大学教育质量评估科学,有完整的评估体系,人人忠于职守;大学的办学特色鲜明,在竞争与合作中各具个性,不追求完美;大学发展的国际化趋向,招募世界一流教师和学生,为世界培养人才。

 

三年后,又有学者以哈佛大学为例,归纳了一流大学的特点:自由、包容的空气,人文精神的浸染,全球视野与人类责任,一流教授研究一流真问题,聚集全球最聪明的年轻脑袋,丰富的捐助和充沛的资金池(刘守英,《中国改革》2015.3)。这些讨论对促进当今中国高校一流大学和学科的创建不无裨益。

 

不幸的是,高校学者的作用并不被社会认同。有文犀利指出(摘选,应星,思想潮2018.1.24):“高校今日学科带头人用10年时间获得了学术成就和学术地位,他们先天的营养不良决定了学问的底气虚弱,进入学界成名太快使他们的精力早早陷入会议、派系和资源的泥潭,对权力迷恋和资源贪婪,具有混社会的足够聪明,但常常缺乏对学术真正的敬畏。面对大量可以用学术成果去争取的资源,他们十分积极地投入这场持久的资源争夺战,诞生了一批名利双收的学术新贵,不仅头上顶满了各种头衔和荣誉,而且住上了豪宅,开上了名车。虽然著作等身,但言不及义,空洞无物,且剽窃成风,学风败坏;虽然他们争来了博士点、重点基地、重点学科,却是以赤裸裸的行贿为铺路石。与学生的关系经历了从导师到老板的变化,成了课题发包的老板。在领来无数课题之后,已经完全没有兴趣或精力来指导学生读书了,必须依靠研究生来完成课题。研究生一进校就被分派到导师不同的课题中,成为廉价劳力,并以此充作毕业论文;老板欣然在学生论文前署名,运作核心期刊发表。中国大学卷入了升格和合并的狂潮,专科变本科,学院变大学,大学变超级大学;今天的中国大学几乎成了高级技工学校。”

    

以上观点虽然有些偏激,但的确给当前的高校学科带头人敲响了警钟。笔者虽不是“学科带头人”,作为高校教学督导员,曾撰文参与学校双一流学科建设讨论(郑晓边:高校双一流建设中的教学督导功能,华大在线,办学思想大讨论2017.12.8.),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,目的是提升中国高等教育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,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支撑。自2017年9月21日国家教育部公布42所世界一流大学和95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以来,“双一流”大学建设给各类高校师生带来压力,也给教学督导工作带来挑战。在高校双一流创建和督导工作中笔者发现了不少问题:

 

一是缺乏科学标准的教学质量评估导致师生不良互动。目前实施的“课堂教学质量评估”注重的是同行教师听课记录,记载的是“断面评价”而非“过程评价”,缺乏学生与教师的自我评价与互动反馈评价;死板的数量化评价制度带来师生的不良互动,如教师为吸引学生选修自己的教学课程,讨好学生,考核简单,考勤占20%,发言加分,期末写一篇文章即合格;有的教师给70%的学生评“优秀”;学生也要求老师评高分,否则退选课程或给教师评低分。

    

二是教学过程不规范,师生沟通肤浅,管理反馈缺位。督导发现,教授无故缺课迟到,学生在课堂空等半小时;教室电脑出现故障后教师不会处理,照本宣科自读讲义,全然不顾学生心不在焉、迷恋手机游戏;部分老教师不善于运用现代信息技术;部分青年博士教师中外语言混杂,教学过于花哨,缺乏系统的知识体系;课堂师生沟通肤浅,搞笑而非内省和感动;督导发现的问题反馈到教学管理部门但修正迟缓;院系一级的教学管理者怕得罪教师,缺乏严格的教学管理评审制度,被动应付学校的教学巡视与督查。

 

三是“双一流”带来马太效应,两级分化,贫富悬殊。“双一流”学校学科的选拔标准中教学质量不是主要依据;少数高校被评上的学科财大气粗、沾沾自喜;未被评上的学科是大多数,原本不足的学科发展资金支持被削弱,教师人才外流,学科间恶性竞争,想方设法瓜分“一流”学科资源,无暇顾及教学质量,教学好坏并不影响职称的升迁;“马太效应”使两极显著分化,“富人更富、穷人更穷”,科研工作的利益与重奖机制驱使教师更加重视科研而忽视教学。

 

笔者认为,加强教学督导工作是高校双一流建设的关键环节。希望为创建中国的双一流大学和学科而进谏:

    

1、要建立科学的教学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体系。高校要指导师生正确理解与贯彻“双一流”教学改革精神,扎扎实实从观念与行为上创一流学科,凝聚共识,开展教学改革和创新教学思想的讨论,举办教学主题报告,促进教学思想更新。要结合不同专业的“一流”创建目标,采用质量与数量相结合、结果与过程评价相结合、师生良性互动评价为特点的评价方法;全国“双一流大学和学科”建设采用动态管理办法,定期实施淘汰与补进制。

    

2、要加强教学全过程的巡视与督导工作。高校要赋予巡视组与督导组更多的权益和独立的监督职能,对发现的问题要及时通报,敦促管理部门和当事人改进;教学管理部门除了抓好同行听课外,对各类教学观摩、调研活动、社会实践与小组讨论都应该建立相适应的教学质量评估标准。

    

3、要搞好教学与科研与社会服务的平衡。把教学质量标准作为评聘教授的基础指标,将教学论文的发表等同科技核心期刊的成果一样奖励,鼓励教学创新,听取学生教学改革建议,注重学生学习能力提升与职业生涯的追踪发展,建立相应奖惩制度,促推“一流”学校和学科建设良性发展。

 

4、高校要建立严格的学科带头人培养和引入机制,控制恶性竞争和挖墙脚式的人才流动,拟定学者的道德标准,建立和完善系列合理的奖惩条例、项目资助申请和审查制度。

 

作者简介:郑晓边,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,湖北省老年学学会老年心理学专委会主任,中国心理学会学校心理和老年心理学专委会委员,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理事和老年心理学专委会委员,九三学社湖北省委咨询工作委员会副主任。

 


上一篇:没有
下一篇:郑晓边:“口碑医生”不宜靠网络投票选拔